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六盒宝典香港马会资料 > 正文
  • 揭开神秘“831”万茜牺牲最大还原台军不堪过往
  • 日期:2022-08-21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上世纪,老蒋战败后,大批军队退守宝岛金门,因地方男女比例失衡,为维持军纪防止犯罪,解决十万大军需求,在1952年金门等地特别设定了“特约茶室”。

  说白了就是风俗院,而里面的女人也被称为“侍应生”,但大多数军队,都将这个地方称为“831”。

  因为在当时军队中文电报暗码中,形容女性特殊buwei的数字就是“831”,久而久之“831”便成了这一座座“特约茶室”的暗话。

  这些侍应生,有的本身就做这一行,有的是过来减刑,也有的是被迫而来,她们大多数都是带着苦衷。

  在这个地方,她们只有编号没有姓名。每天接待大堂墙壁上会挂有她们的照片和编号,有军士兵过来花钱买票,凭票进入她们房间,每人限时十五分钟,超过时间就需补票。

  而每个侍应生每天都有十张票的任务,但她们总有美丑胖瘦之分,常常因为顾客吵得不可开交。

  每天特约茶室总是人满为患,不论军官还是士兵,不论老兵新兵,这里都是他们的“军中乐园”。

  小宝和好兄弟华兴一起被强制入伍,来到金门后,他因身体强壮,被军官老张选到自己手下队伍中,也就是海龙蛙兵,被迫和华兴分别。

  老张的训练十分严酷,但这些小宝都不怕,但他怕水,他其实是个旱鸭子,但是蛙兵哪有怕水的?在一次训练中,他差点淹死在海里,最后无奈之下,老张将他踢了出去。

  之后他因为有文化,性格老实忠诚,对未婚妻有所承诺,上级觉得可靠,不会在“831”乱来,所以又将他派到那边工作。

  初到乍到的小宝,第一天就见识到831各种莺莺燕燕的女人,但她们大多数都有同样特性,爱钱、媚俗、颓废。

  但唯独有一个女人和她们不一样,她看起来孤傲冷清,并且她不爱钱,她每天只接待一个男人,然后自己掏钱让这个男人为她补上剩余九张票,她也不粗俗,会弹吉他,会在深夜唱起英文歌。

  这让小宝对她很好奇?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?浑身散发着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气质。

  小宝本以为老张是一个严厉冷酷的军官,但机缘巧合之下,跟着老张典当金表,买了一个手镯,得知他喜欢侍应生阿娇。

  当然,阿娇长得好看,嘴巴又会说,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,她是整个“831”最受欢迎的女人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,小宝渐渐熟悉这边的工作,和这些侍应生也打作一团,但是他依旧保持初心,坚守与未婚妻的承诺,没有犯过一次错,但他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,常常被这些女人撩拨的气血翻涌,深夜睡不着觉,不得不在院子冲凉水澡。

  一次在为妮妮装电灯泡,他也慢慢和她搭上话,他们聊起吉他音乐,还有英文歌。

  他觉得妮妮与众不同,妮妮也觉得小宝和其他男人不一样,一来二去,两人渐生情愫。

  华兴告诉小宝,他在部队的日子并不好过,他因为身体瘦弱,性格太软,独自一人常常受那些老兵欺负,白天忙于工作,晚上还得被逼着做各种体罚,不做就得挨打。

  但是他在这里找到了慰藉,他喜欢上了一个侍应生莎莎,这个女人和他年纪相仿,而且对他体贴入微,并且他知道莎莎也是被迫在这个地方卖身。

  华兴拜托小宝,照顾一下莎莎。但是小宝只是一个新兵而已,很多事情他无能为力。

  有一天,莎莎做完后,因拒绝军官的无理要求,导致被按着头撞在墙上。这件事情,尽管被阻止,但后来也是不了了之。

  而华兴也刚好在门外看到了莎莎暴打后,痛苦无助的样子,又联想到自己在部队中受尽的屈辱,他攥紧了拳头,满是愤怒,但又无能为力,只能走出去的时候,不停的将攥紧的拳头,狠狠地打在墙上。

  傍晚,他照常买了莎莎的票,之后在房间里,将莎莎的头发剃光,换上他带的军装,浑水摸鱼和他一起逃出了这座牢笼,之后二人在没有船的情况下,双双游向大海。

  夜色下,一道道海浪翻涌着拍打在岸边,这对苦命的鸳鸯,渐渐消失在海面上……

  因为莎莎逃跑的事情,导致“831”领导十分愤怒,并且加强了对各个侍应生的管制。

  而妮妮就是归小宝看管,他们的关系也慢慢地加深,但是最后一步,谁也没有走出去。但是小宝总以为,他已经很了解妮妮了,但是后来才知道并不是这样。

  后来,小宝又收到一封来自未婚妻的信,信中未婚妻告诉他,她已经嫁人了,等不了他。这让小宝大受打击,这么长时间的坚守承诺,终成一个笑话。

  小宝失魂落魄地来到妮妮的房间,向她诉说着自己的苦衷,而妮妮却认真地告诉他:“承诺是给自己的,不是为了谁,做不做得到,都是对自己负责,跟那个对象无关。”

  她有一个不幸的家庭,老公婚后常常家暴她,这些她都可以默默忍受,但唯独受不了这个男人欺负他们的孩子,有一次她老公抓住孩子威胁她,使她恼羞成怒。

  因为蛙兵的经历,加上小宝有文化,还为老张写过信,所以他们的关系还不错,小宝也得知老张凄苦的身世。

  老张原名张永善,是山东人。小时候的某一天,他刚穿上他娘给纳的鞋子,在外面准备回家,却在半路撞到撤退的国民军,随后直接被拉去当了壮丁。

  那时,娘还在家中给他做饭呢,但是他们再也见不到了,他只能跟着长长的队伍,回头望了望不远处的家,家的屋顶上,烟囱正升起袅袅炊烟,这一幕,成了他思念母亲最后的回忆。

  “俺娘在家里给俺做啥好吃的呢?”老张低喃着看向大海,似乎想看到海峡另一边,看到自己的娘,正在家中等着他。

  阿娇很像老张儿时的邻家女,所以他对于阿娇的爱像是对家乡思念的寄托,每一次手里只要有钱,总会给她买各种礼物。但是阿娇是个什么人呢?

  小宝清楚的知道,前脚她可以为了戒指躺在老张的怀里撒娇,后脚她又可以为了金链子,风情万种的让对方温柔一点

  小宝知道老张的真情,因而怒骂莎莎,她这种女人就不配得到爱,不配得到真情。

  而莎莎却三分讥讽三分愤怒四分悲凉地反问道:“那你们这些男人又把我当什么?我贱啊,我不配这些金戒指金项链吗?真心对我,拿轿子来扛啊!”

  因为年少悲惨的经历,使阿娇根本不相信男人,她只想赚钱早早离开,金钱是给她最大的安全感。

  后来阿娇无故怀孕,老张大闹“831”,严禁任何人点她,之后这个山东大汉,更是包了地道的山东水饺,说是请大家吃,实际还是心疼阿娇。

  看着老张如此深情却被辜负,他最后告诉她阿娇的真面目,于是愤怒的老张拿着借来准备结婚的钱,逼问阿娇,对他是不是真心的。

  阿娇或许对他有过吧,但她最终还是谁也不相信,于是对老张道:“我要是以后和你在一起,每天醒来看到你这张脸,我就会想到这里发生的一切,我恨不得早点见不到你,我怎么会嫁给你呢?”

  他一直以为阿娇是爱他的,他也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带着阿娇回到山东老家开个饺子馆,向母亲尽孝道。但是阿娇的话,让他心死覆灭。

  没多久,妮妮条件符合,拿到特赦令可以回原监狱等待释放,小宝既为她开心,也因为即将离别,而心生伤感。

  那晚告别之际,二人喝着酒说着话,最终在酒精的催化下,他们放纵自己,但最终小宝还是在最后一步停了下来,磕磕绊绊道:“我的第一次要……”

  但自从她走后,曾经的小宝,也变得堕落,和侍应生厮混,抽烟喝酒打牌,变得粗俗。

  或许那晚,小宝其实想的不是轻贱,而是他觉得,第一次是留给喜欢的人,这是对自己的承诺,不该在831这个环境下和她,那样感情就不纯粹,也或许夹杂着男生初次的惶恐。

  或许对这些士兵而言,这里是“销金窟”是“温柔乡”是放纵的“军中乐园”,可对这些侍应生而言,乐园即是牢笼,是人生中不堪回首的屈辱过往。

  同样活在底层的士兵,有很多和老张一样被迫离乡,穿越海峡,来到这里,可能终生不能和亲人团聚。

  也许现在的我们无法感同身受,但迫切希望祖国早日统一,是我们几代人共同的期盼。